韦安石
韦安石(648~712年),唐武则天、中宗、睿宗三朝宰相。京兆万年(今西安市)人。出身于官僚世家,其曾祖韦孝宽是北周名将,其祖父、父亲先后在隋末唐初为官。安石应明经举及第,初任乾封县尉。永昌元年(689),迁任雍州司兵参军。宰相苏良嗣赏识他有才干,向武则天推荐,擢升为膳部员外郎,再迁并州司马。在任有政绩,武则天曾亲笔致书慰劳说:“闻卿在彼,庶事存心,善政表于能官,仁明彰于镇抚。如此称职,深慰朕怀。”【注:《旧唐书·韦安石传》】被擢拜并州刺史,后历任德州、郑州刺史。 韦安石生性敦厚,为人持重,为官严明清正。久视年(700)迁为文昌丞,不久拜鸾台侍郎、同凤阁鸾台平章事,当了宰相,又兼任太子左庶子。长安三年(703),担任东都洛阳留守,兼管天官、秋官两尚书事。不久知纳言事,仍为凤阁鸾台三品、兼太子左庶子。

韦安石性格稳重,不苟言笑,为政清廉,直言不讳。武则天晚年时,张易之兄弟专权,韦安石却多次当面羞辱,完全不看武则天面子,对比张说,这位韦安石可谓刚烈了。有一次,张易之将蜀地的商人宋霸子引入宫中,参加武后所设的宴席,韦安石直接上奏武后:“商人身份低贱,不应参与宫廷饮宴,”刚说完就叫人把宋霸子等给直接撵出去了,当众打了张易之的脸,朝臣颇为惊悚,不是谁都能在那个时候得罪张易之二人的。不仅如此,他还直接上奏给武后,细细列举张易之兄弟的罪状,一句话形容:“胆大得不怕死了。”武后正宠爱二人,正如高宗李治当年宠爱武后,能为武后后位一事对顾命大臣长孙无忌直接出手。果不其然,韦安石还在审查之中,便被调离朝廷,实际上是流放。

 

神农政变之后,李显继位,韦安石再次被拜相,中宗死后,睿宗继位,期间力保唐玄宗,但是太平公主图谋不轨,想拉拢这位大臣,韦安石推辞不往,睿宗秘密召见,原来是睿宗不知从哪儿听来了朝中官员意欲全部归附太子的言论,担心太子对自己不轨,遂让韦安石多加留意留意,韦安石当即反驳:“陛下从哪听到这种亡国之言的?这一定是太平公主的主意。太子对社稷立有大功,一向仁慈明智,孝顺父母,友爱兄弟,天下称赞。希望陛下不要被谗言所迷惑。”睿宗经此一点拨也明白了,后来,太平公主从何处听说了此事,对其大加构陷,宰相郭元振极力保救,但并没有成功,韦安石被削去实权。,愁杀人行知不知。

后来,韦安石屡次遭到贬谪,到玄宗时期更为严重,韦安石没有答应姜皎得请托,遭到其嫉恨,之后姜皎的弟弟姜晦担任御史中丞,对韦安石多次构陷,监察御史郭震为了抱姜晦这条大腿,越级上奏弹劾韦安石,玄宗听信其言,将其贬谪。

 

这还没完,之后不久,姜晦又上奏朝廷,认为韦安石在督造定陵时曾贪占官府财物,朝廷又派人到沔州抄收赃物。韦安石叹道:“这只不过是想要我死罢了。”他愤懑不已,不久便病死在沔州,终年六十四岁。

 

韦安石的死并不是特例,光是唐朝,这样死去的将相,估摸上百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更令人寒心的是自己忠心的皇帝轻而易举的就信了,还信得坚定不移,都不给辩解的机会。

 

罢了,我们来看看韦安石的诗,舒缓一下心情,《奉和九日幸临渭亭登高得枝字》:“重九开秋节,得一动宸仪。金风飘菊蕊,玉露泣萸枝。睿览八紘外,天文七曜披。深应在即,居高岂忘危。”重阳登高之作,气势宏大,将写景、叙事、抒情与议论结合在一起,身居高位,就应该居安思危,不能耽于享乐。这与他严谨的性子十分符合。

 

对于他的一生,王夫之作了这样简短的概括,简短却又涵盖了他的功绩和行政作风:“李日知、魏元忠、唐休璟、韦安石当武氏之世,折酷吏之威,斥宣淫之魂,制凶竖之顽,怀兴复之志,张挞伐之功,皆自命为伟人,而为天下所属望者也。及其暮年,潦倒于韦氏淫昏之世,与宵小旅进旅退,尸三事之位,濡需于豢养,殆无异于鄙夫。”注:这里的韦氏就是中宗李显的皇后,李显给她的权利太大,韦后专权,据说,李显也被自己的老婆毒死了。

 

武则天在暮年时仍想稳住自己的统治地位,牢牢掌握最高权力,于是组成了以张易之兄弟为中心的新的政治势力,将朝政大权多委托于张易之张昌宗二人。二张凭藉武则天的宠爱,横行于朝,欺压大臣,迫害正直之士,引起朝中许多官员的强烈不平。韦安石不畏权贵,反对张氏兄弟。一次,武则天在宫中设宴,张易之引来蜀中商人在席前嬉戏,安石立即向武则天奏谏,认为不应将商人引入宫内,有失朝廷威严。武则天无话可对,安石立即命左右将商人赶出,在座大臣皆惊,武则天见他言词正直,也无可奈何。凤阁侍郎陆元方退席后对人说:“此真宰相,非吾等所及也。”【注:《旧唐书·韦安石传》】

 

长安四年(704)七月,张易之兄弟五人贪赃卖法的事情败露,被同时下狱。武则天借口张昌宗合药有功,将其赦免,并令复职。接着,韦安石又检举张易之等的罪状,武则天无奈敕付韦安石、唐休璟审问。但随即在八月又将韦、唐二人调为外官,安石去扬州任大都督府长史,草草了结了对张易之的审讯。但是,对立两派的政治斗争并未缓和,反二张派的朝官很快组成了政变集团,趁武则天卧病,于长安四年(705)正月二十二日,以武力冲人内宫,杀了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及其党羽,逼武则天交出政权,拥中宗李显复位。

 

中宗复立,以韦安石原任过自己的侍读、左庶子之职,怀有旧情,尤其是他反对二张的政治态度,受到中宗一派的赞赏,立即将他从扬州调回朝任刑部尚书、吏部尚书,参议政事。不久,又升任中书令,封郧国公,食300户。后又相继担任相王李旦府长史,户部尚书、侍中、监修国史等。

 

景云元年(710)六月,中宗李显被韦皇后、安乐公主等人合谋毒杀,韦皇后篡政。当月,李隆基发动政变,杀了韦皇后及其党羽,拥立睿宗李旦为皇帝,韦安石改拜太子少保,改封郇国公。景云二年(711)二月复为侍中,四月任中书令,加开府仪同三司。【注:《旧唐书》称景云元年历侍中,中书令,二年加开府仪同三司。此从《新唐书》】

 

当时,太平公主与皇太子李隆基之间矛盾尖锐,打算策动睿宗废太子,就拉拢元老重臣韦安石“参与其事”,派自己女婿唐睃请韦安石到府密谈。韦安石与李隆基关系密切,拒绝了太平公主要求。睿宗得知,又密召韦安石,叮咛他要留意东宫。韦安石说:“陛下何得亡国之言,此必太平之计。太子有大功于社稷,仁明孝友,天下所称,愿陛下无信谗言,以致惑也。”【注:《旧唐书·韦安石传》】太平公主得知韦安石之言,欲加暗害,幸得宰相郭元振的保护,免了性命之难。当年五月,太平公主从蒲州回到长安,对睿宗施加压力,把韦安石撤职,改拜左仆射,兼太子宾客,依旧同三品,假崇宠而实夺其权。是年冬,罢知政事,拜特进,充东都留守。因其妻打杀了一奴婢,被御史中丞杨茂谦弹劾,安石降调蒲州刺史。不久罢为青州刺史。

 

在蒲州刺史任上时,太常卿姜皎有私事相求,遭安石拒绝,怀恨在心。玄宗开元二年(714)姜皎弟姜晦任御史中丞,指使御史郭震奏劾韦安石,言称安石在中宗死后,身为宰相,没有抵制韦皇后、宗楚客、韦温一派排挤相王李旦辅政之事,顺从了韦皇后一派的政策,“苟安荣宠”。【注:《旧唐书·韦安石传》】玄宗皇帝下诏,将韦安石贬为沔州别驾。继而,姜晦又奏韦安石在监修安陵时,有贪隐财物之事。玄宗命州官追赃。安石因气愤过甚而死,时年64岁。开元十七年(729)赠蒲州刺史。天宝初年,追赠开府仪同三司、尚书左仆射、郇国公。